首页 关于我们 侵权纠纷 劳资纠纷 婚姻纠纷 合同纠纷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婚姻纠纷
处理流程
成功案例
法律法规
成功案例
离婚协议约定房屋归女方所有但未..
工伤认定中能直接认定劳动关系成..
肇事司机因救人离开现场能否成为..
电动车被鉴定为机动车, 电动车主..
房本加女方名就没事?最新判决:..
最高法院:借款协议约定的计算复..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纠纷 
 
离婚协议约定房屋归女方所有但未过户,能否因男方的债务执行该房屋?
时间:2020-10-14  浏览量:37

离婚协议约定房屋归女方所有但未

过户,能否因男方的债务执行该房屋?


基本案情


2019年2月2日,根据申请执行人A公司的申请,姜堰法院裁定:冻结被申请人B公司、母某、魏某、姚某、李某银行存款34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额财产。执行过程中,该院于2019年3月6日向唐山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发送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事项为:预查封被申请人母某所有的案涉房屋。


另查明,2010年2月27日,张某、母某与唐山某房地产公司(出卖人)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同年3月31日,唐山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对上述合同登记备案。2012年12月31日,母某与张某登记离婚。当日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约定:案涉房屋归女方(张某)所有,另两处房产全部归男方所有,双方互相配合办理房地产权的业主姓名变更手续,过户费用由所有权归属方承担;任何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协议约定归母某的房屋已变更登记在母某的名下。


2010年11月6日,母某、张某将应缴纳的契税48156元缴纳至房屋开发商唐山某房地产公司。2017年7月19日,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政府(甲方)、唐山市路北区地方税务局(乙方)、唐山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丙方)签订案涉房屋小区“代收”契税缴纳协议书,协议书中载明鉴于以下事实:丙方开发案涉房屋小区,并向该小区业主“代收”契税,“代收”数额共计4933万元(以最终核定金额为准)。因丙方自身原因,丙方未将已“代收”的款项缴纳至税务部门。经乙、丙双方核对丙方现尚有代收契税4933万元未缴纳,涉及房屋2303套,导致相关业主至今不能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手续。


在与丙方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就上述“代收”契税缴纳和房屋产权登记手续办理的相关事宜达成如下协议:1、丙方承诺于2017年12月25日之前将已“代收”但未缴纳的契税的50%(2466.5万元)缴纳到乙方,于2018年4月30日之前将已“代收”但未缴纳的契税剩余的50%(2466.5万元)缴纳到乙方,并在该期间内将多收部分款项退还小区业主。3、本协议签订后丙方应及时通知小区相关业主办理房屋产权登记手续,并向业主提供相关材料,全力配合业主办理。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


案涉房产虽然预登记在母某、张某名下,但该登记具有公示和对抗效力,依照《物权法》第九条“不动产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张某与母某离婚协议书中虽然约定案涉房产归张某所有,该约定仅是双方对共有财产的处分,仅凭该约定不能发生物权变动的效力,故对张某请求确认案涉房产属其所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涉房屋至今未能办理初始不动产登记的原因系开发公司向母某、张某“代收”的契税未向税务部门交纳,但开发公司并无权“代收”契税,在此期间,张某已配合母某将离婚协议约定归母某所有的房屋变更登记至母某名下,张某也应当采取自行向税务部门缴纳契税办理案涉房屋不动产初始登记的措施,然后再变更登记至其名下,但张某怠于行使自已的权利,导致案涉房屋在长达八年左右的时间仍预登记在母某、张某名下,张某对未能对办理案涉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其名下是有过错的。故张某要求人民法院停止对案涉预登记在母某、张某名下的房产执行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张某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上诉人张某与母某于2012年12月31日签订《离婚协议书》,约定案涉房产归上诉人所有,另案房产归母某所有,该约定是婚姻关系解除时财产分配的约定,在案涉房产办理过户登记之前,上诉人享有的是将该房屋的所有权变更登记至其名下的请求权


从成立时间上看


该请求权要远远早于A公司与母某之间债权转让纠纷所形成的金钱债权。


从内容上看


上诉人的请求权系针对案涉房产的请求权,而A公司的债权为金钱债权,并未指向特定的财产。上诉人在一审中已经提供《小区入住缴费清单》、电费收据证明其已经占有案涉房产,其要求将案涉房产的所有权变更登记至其名下的请求权,应当优于A公司的金钱债权。


从功能上看


诉争房产系上诉人与被执行人母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夫妻共同财产,在上诉人与被执行人母某婚姻关系解除之时约定案涉房产归上诉人所有,该房产具有为上诉人及其所生子女提供生活保障的功能。与A公司的金钱债权相比,上诉人享有的请求权在伦理上具有一定的优先性。


从案涉房屋未能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的原因来看


案涉房屋的产权尚登记在开发商名下,上诉人亦提交了开发商出具的证明,开发商与唐山市路北区政府、路北区税务局的协议,证明其已将房屋契税交至开发商,系因开发商的原因未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手续。一审法院将未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的原因归结于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应再行缴纳税费,办理相关产权变更手续系对上诉人的苛求。


综上,上诉人享有排除对案涉房产执行的实体权益。据此,二审判决如下:一、撤销姜堰法院(2019)苏1204民初4355号民事判决;二、不得执行姜堰法院(2019)苏1204民初1152号民事裁定中查封的案涉房产;三、驳回张某的其他上诉请求。


法官说法


首先


张某与母某离婚协议约定在先,A公司与母某之间因债权转让纠纷所形成的金钱债权在后,法院对于案涉房屋的查封也在后,时间长达六七年之久,张某与母某不存在借离婚协议处分财产故意逃避债务的主观恶意


其次


在离婚协议签订后张某及其子女已经占有使用案涉房产,其要求将案涉房产的所有权变更登记至其名下的请求权也在前,应当优于A公司的金钱债权;


再次


从功能上看,诉争房产具有为上诉人及其所生子女提供生活保障的功能,与A公司的金钱债权相比,在伦理上具有一定的优先性;


最后


案涉房屋未变更产权登记至张某名下是因开发商的原因,张某并未怠于行使自已的权利。基于权利产生的时间、内容、性质以及根源等方面来看,张某享有足以排除执行的民事权益。

 

粤ICP备15029026号-1 联系地址:佛山市南海区大沥体育路建银大厦首层6号(大沥交警中队旁) 联系电话:0757-85575699
版权声明:所有图片均授著作权保护,未经许可不得使用,不得转载。版权所有 佛山市恒胜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粤公网安备 44060502000399号     技术支持:骐秀科技
关闭